滴滴也拍电影了?曾与郭敬明合作!制作微短剧 还大力招聘影视人才_慈铭体检,博腾股份,

《滴滴也拍电影了?曾与郭敬明合作!制作微短剧 还大力招聘影视人才_慈铭体检,博腾股份,》
慈铭体检,博腾股份,短剧,曾与

  俗话说:“找工作金三银四”。一年开头,各大企业开启了“招聘潮”。有趣的是,很多企业随着业务的不断扩展,不乏跨界招聘。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在滴滴的招聘启事中,出现了不少对于影视、短视频等大文娱领域人才的需求。

  事实上,拿下网约车头把交椅的滴滴,又打起了与车辆结合、用自制综艺、影视占据乘客空闲时间的算盘。从尝试自制节目、成立影视公司,到参投《晴雅集》、入局微短剧赛道、招聘影视人才等,滴滴在大文娱领域的布局正在加速。

  粒粒橙方面在接受每经记者采访时回应:“基于网约车特有的服务场景,我们希望给乘客提供包括综艺短剧在内的优质视听娱乐内容,提升乘客的出行体验,让行程更有乐趣。”

  互联网对影视行业的介入由来已久。早在2014年,以百度、阿里巴巴、腾讯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就深度涉足电影产业。随后,滴滴、小米、陌陌、途牛网和58同城等也摩拳擦掌,向影视圈发力。不过,新玩家们要想在一众老玩家竞争中,分得一块蛋糕,仍是不小的挑战。

  招聘影视人才、入局微短剧

  近日,作为头部出行平台的滴滴,在其官网发布了一则招聘启事,招聘娱乐销售经理(综艺方向)、短视频内容运营。每经记者注意到,早在今年2月,滴滴就曾招聘娱乐营销-影视剧方向、影视项目营销经理。

图片来源:滴滴官网

  从对影视人才的需求不难看出,滴滴正在涉足影视行业,布局大文娱领域。不过,这并非滴滴首次在影视领域有所动作。

  早在2019年9月,滴滴就在自制节目上有所尝试。当年,滴滴联合笑果文化推出自制综艺脱口秀节目《七嘴八舌吐滴滴》。节目中,滴滴出行总裁柳青及滴滴员工、司机共同上台,以吐槽的形式回应了平时乘客、司机对于滴滴的诸多抱怨。

  这档节目之后的短短两个月,滴滴再次出手,成立影视公司。启信宝显示,早在2019年11月,滴滴出行的运营主体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出资1000万人民币,成立北京粒粒橙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粒粒橙),持股100%。粒粒橙经营范围包括电视剧制作、音像制品制作、电子出版物制作、电影发行等。

图片来源:启信宝截图

  截至目前,成立一年多的粒粒橙传媒,其参与的影视作品主要有综艺《出发吧,师傅!》、郭敬明执导的《晴雅集》等。在电影《晴雅集》中,粒粒橙传媒作为联合出品方。遗憾的是,影片上映仅十天左右就被迫下架,该片斩获票房4.51亿元。

  综艺、电影之外,今年滴滴又将目光瞄准了微短剧赛道。今年1月底,粒粒橙传媒联合抖音、徐峥的真乐道公司推出微短剧《做梦吧!晶晶》,直接冲到过微博热搜第一,并且预计在二轮播出时将滴滴的车载屏作为收视渠道。

图片来源:做梦吧晶晶官微

  每经记者注意到,相比影视剧、综艺等长视频内容,微短剧似乎更适合车载屏。近年来,腾讯视频、爱奇艺等视频网站,以及抖音、快手等,均在加大微短剧领域的扶持和自制力度。滴滴要想在文大文娱分得一块蛋糕,仍面临不小挑战。

  对于为何选择进入影视赛道,粒粒橙方面向每经记者回应:“基于网约车特有的服务场景,我们希望给乘客提供包括综艺短剧在内的优质视听娱乐内容,提升乘客的出行体验,让行程更有乐趣。粒粒橙除了探索车载媒体之外,也在探索内容生产,包括符合车内场景的娱乐内容,以及和外部优质内容方的合作。”

  寒冬之下,互联网公司再“争”影视之地

  可以看到,互联网对影视行业的介入由来已久。早在2014年,以百度、阿里巴巴、腾讯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开始从资本运作、业务战略合作两方面深度涉足影视产业,并逐渐成为市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2014年~2016年,影视行业最火的那两年,除了BAT巨头,跨界民企、互联网公司、游戏公司纷纷想来“分一杯羹”。期间,苏宁成立苏宁环球影业、国美涉足影视业、途牛网成立途牛影视传媒、聚美优品成立聚美影视,58同城、小米也纷纷成立影业公司等。

  但“快钱”来得快去得也快。曾经高调进入的众多公司早已不知所踪,真正留下来并占有一席之地的只剩BAT。

  不过,随着影视寒冬的到来,低谷期淘汰了一批没有竞争优势的公司,却又重新吸引了多家知名互联网公司的入局。

  启信宝显示,2020年3月24日,抖音文化(厦门)有限公司成立,公司经营范围包括电影和影视节目制作、发行,演出经纪业务,文化、艺术活动策划,文艺创作与表演等。该公司由字节跳动有限公司100%持股,后者的最大股东为张一鸣,持股比例98.81%。

  字节跳动进军长视频行业的野心早就不言而喻。2020年春节,字节跳动付出不少于6.3亿元获得了《囧妈》的独家网络播放权,引起一场血雨腥风。“下载带来拉新,拉新带来流量,流量带来变现”,是头条系背后的商业逻辑。

  2020年5月,有报道称以硬件起家的小米集团的投资实体之一,天津金米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入股《陈情令》的制作方新湃传媒,与此同时,新湃传媒的经营范围新增化妆品销售。

  2019年,启信宝信息显示,北京快手科技有限公司经营范围新增了电影发行、电影制作等内容。2018年黄渤自导自演的《一出好戏》宣传期间,快手成为主要的宣传阵地之一。与此同时,快手还深度参与了《碟中谍6》《熊出没》等影片的宣发工作。

  除了提供平台,从今年春节档来看,抖音、快手两大短视频平台更是深度参与了电影宣发,从下游卡位流量。

  “传统播出平台受外界影响严重,公司资金链紧张。但是互联网公司资金雄厚,互联网播出平台也不受传统渠道规模限制,加上内容消费仍有很大的市场空间,所以吸引互联网企业进入,并且互联网跨界影视一定程度上可以进行低成本扩张,拉长产业链,增加用户粘性。”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接受每经记者采访时分析称。

      历史数据告诉你:“黑五”之后美股如何反应?。”小舍儿听了,一径寻着香菱说:“菱姑娘,奶奶的手帕子忘记在屋里了。你去取来送上去岂不好?”香菱正因金桂近日每每的折挫他。 不知何意,百般竭力挽回不暇。听了这话,忙往房里来取。不防正遇见他二人推就之际,一头撞了进去,自己倒羞的耳面飞红,忙转身回避不迭。那薛蟠自为是过了明路的, 除了金桂,无人可怕,所以连门也不掩,今见香菱撞来,故也略有些惭愧,还不十分在意。无奈宝蟾素日最是说嘴要强的,今遇见了香菱,便恨无地缝儿可入, 忙推开薛蟠,一径跑了,口内还恨怨不迭,说他强奸力逼等语。薛蟠好容易圈哄的要上手,却被香菱打散,不免一腔兴头变作了一腔恶怒,都在香菱身上,不容分说,赶出来啐了两口,骂道:“死娼妇,你这会子作什么来撞尸游魂!”香菱料事不好,三步两步早已跑了。 薛蟠再来找宝蟾,已无踪迹了,于是恨的只骂香菱。至晚饭后,已吃得醺醺然,洗澡时不防水略热了些,烫了脚,便说香菱有意害他,赤条精光赶着香菱踢打了两下。香菱虽未受过这气苦,既到此时,也说不得了,只好自悲自怨,各自走开。彼时金桂已暗和宝蟾说明,今夜令薛蟠和宝蟾在香菱房中去成亲,命香菱过来陪自己先睡。先是香菱不肯,金桂说他嫌脏了,再必是图安逸,怕夜里劳动伏侍,又骂说:“你那没见世面的主子,见一个,爱一个,把我的人霸占了去,又不叫你来。到底是什么主意, 想必是逼我死罢了。”那娘娘道:“儿啊,外人之言,你怎么就信为实?”太子道:“儿还不敢认实,父王遗下表记与他了。他即将身钻在“巽宫”位下。市场回归正常后个股操作机会好于节前。周末重磅热点:量子科技!下周该如何布局?(附股)。摘仙花以砌笠,折香蕙以铺裀。”巧姐又不好说父亲用去,只推不知道。王仁便道:“哦,我知道了,不过是你要留着做嫁妆罢咧。

     看过这篇文章的人还看过: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