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超涌入主5年“贡献”:控股股东违规占用资金 惠程科技沦为“ST惠程”_美瑞新材,600226,

《汪超涌入主5年“贡献”:控股股东违规占用资金 惠程科技沦为“ST惠程”_美瑞新材,600226,》
美瑞新材,600226,涌入,沦为

  3月3日,复牌后的惠程科技(002168.SZ)将沦为“ST惠程”。

  此前3月1日晚,惠程科技披露,公司控股股东及关联方未能在2021年3月2日前归还非经营性占用资金,根据相关规定,该事项触发了“公司股票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的情形。鉴于此,惠程科技股票自2021年3月3日开市起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

  对此,惠程科技证券部相关工作人员对界面新闻表示,从今年1月28日自查发现资金占用情况,减去春节假期一周时间,控股股东在20个实际工作日筹集了3.1亿元,现在还有6000多万元未归还。“而根据深交所规定,从发展资金占用开始需一个月内,如果不能实现还款,上市公司就会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3月1日是规定的还款截止日。”

  今年1月28日,惠程科技突发公告称,该公司在自查中发现控股股东中驰惠程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中驰惠程”)及其关联方存在占用公司资金的情形,经初步统计核查,截至目前,公司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累计已归还公司非经营性占用资金31015.42万元,非经营性资金占用余额为6067.49万元。

  具体看来,2019年9月,惠程科技子公司喀什中汇联银以不超4000万元增资君达合智、以不超4000万元增资利汇春、以不超3450万元向增资芝士星球。经核实,君达合智、利汇春为中驰惠程的关联企业,芝士星球将3100万元划转至中驰惠程的关联方,涉及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11100万元。

  另外2019年12月,惠程科技子公司中汇联银投资管理向共青城丰帆投资合伙企业转账了1.35亿元,而丰帆投资为中驰惠程的关联企业,涉及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1.35亿元。此外,2020年9月至12月,共青城惠智网联投资合伙企业将待分配给喀什中汇联银的投资款12482.91万元划转至中驰惠程关联方,涉及非经营性资金占用12482.91万元。

  需要看到的是,惠程科技控股股东中驰惠程及实际控制人汪超涌承诺,在惠程科技2020年年度报告披露前(2021年4月30日之前),将尽快通过以现金、现金等价物或其它优质资产以资抵债等多种形式积极解决资金占用问题,且尽量在一个月之内偿还上述占用资金;未来,将严格遵守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性文件,承诺不以任何形式占用惠程科技的资金。

  如今,汪超涌方面未能在2021年3月2日前完成占用资金归还事宜,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2020年修订)》第13.3条的规定,该事项触发了“公司股票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的情形。

  惠程科技资金占用相关事宜引发投资者质疑:“公司为什么要替大股东隐瞒如此多违法行为不如实向证监会举报?目前由于公司大股东违法造成投资者损失惨重,是否可以代表广大股民向汪潮(超)涌”提起诉讼,还大家一个公道?

  图片来源:深交所互动易惠程科技页面

  “后续我们会竭力催促控股股东尽快还钱。这个事项也是控股股东必须要解决的事情,毕竟这个事情还比较严重。” 惠程科技相关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指出,通过这一次,公司控股股东、董事会、高级管理人员等更加看重并加强内控,希望后续不要再发生类似事情,对上市公司的资金管理肯定会更加严格。

  这位惠程科技工作人员还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如果控股股东方面赶在今年4月30日前将剩余6000多元占用资金归还,并获董事会独立意见、会计师事务所独立审核,并将相关情况给深交所提交报告后,深交所核查无问题后,惠程科技的其他风险警示就会被撤销。

  界面新闻记者了解到,惠程科技现如今被“ST”,与老牌VC机构信中利无不关系。2月27日,惠程科技的关注函回复公告披露,此前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因自身债务问题而多次占用上市公司资金。据悉,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累计非经营性占用资金达3.71亿元,实际占用主体正是信中利。

  图片来源:惠程科技2021年2月27日关注函回复公告

  信中利,由汪潮涌夫妇实际控制,持股63.59%。信中利从2015年开始围绕新三板和A股做一些资本布局。2015年10月,信中利在新三板挂牌。2016年5月,信中利溢价113.74%入主深交所上市公司惠程科技(原名“深圳惠程”)。

  目前,信中利股票(866858.OC)处于停牌状态。2020年中报显示,截至2020年6月底,信中利账上货币资金2.3亿元,短期借款余额4亿元,流动负债17.8亿元。

  资料显示,惠程科技于2007年登陆深交所上市,原是一家电网设备供应商。2016年6月21日,汪超涌、李亦非夫妇入主惠程科技后,这家上市公司业绩随即“变脸”。2016年,惠程科技当年盈利同比下降43.92%至7591万元;第二年(2017年)该公司就转巨亏上亿元。

  对游戏公司哆可梦的收购,一度扭转了惠程科技的业绩。2017年12月引入哆可梦后,上市公司于2018年实现盈利3.36亿元,但2019年其盈利额再次锐减至1.35亿元。2020年业绩预告显示,惠程科技预计去年亏损9亿元至11.7亿元,原因是“哆可梦业绩大幅度下滑,估值预测下降,公司预计计提商誉减值准备8.9亿元至11亿元。”

  2020年12月底,汪超涌曾试图转让惠程科技控股权。公告显示,惠程科技控股股东筹划控制权转让事宜,预计转让15%股份,交易对手方是国有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但半个月后(12月30日)该事宜终止,原因是“未经法定程序,未来如在承诺期限内完成控制权变更事宜,客观上存在违反承诺的情形。”

  对此,惠程科技相关工作人员对界面新闻坦言,2016年6月成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后,汪超涌及中驰惠程承诺60个月内不会转让公司控股权。如今新规将承诺期减少至36个月,如果按照新规,中驰惠程方面的承诺持股时间已经执行完毕;“但是按照此前承诺,控股权转让事宜仍有法律法规方面的风险。”

      《鲸鹏说》第二百二十一期一反弹,意味调整结束了吗?。”当殿官同众至馆中,即问看馆的道:“那个是大唐取经僧的高徒?我主有旨,请吃斋也。吹一波福田汽车。新冠疫苗概念股的炒作行情来了吗?。量子芯片能替代光刻机生产的半导体芯片吗?。新冠疫苗呼之欲出,但如何平衡定价成了难题。从来信有周公礼,今日新郎顶盖头。一个群体,应该以情商为主,还是应该以智商为主?。

     看过这篇文章的人还看过: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