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建筑钢市日记(期货起落,现货忙乱)_峨眉山A,京东方A,

《上海建筑钢市日记(期货起落,现货忙乱)_峨眉山A,京东方A,》
峨眉山A,京东方A,忙乱,起落

  摘要:2月26日上海建筑钢市日记:一方面,降雨影响施工,终端要货计划不多,且客户昨天已有提前备货的现象,所以刚性需求疲弱;另一方面,期货变幻无常,很难把握其“脉搏”,中间操作比较谨慎

  2月26日,雨。今天是正月十五,元宵节。世事无法编排:发生的已发生,无法再重启;失去的已失去,无法再重来——既然无法改变,不如调整心态,放下该放下的,看淡该看淡的。今天,申城阴雨绵绵,气温不低;市场价格调整,出货不多。

  早间,西本新干线会员交易指导价补涨20元,螺纹钢钢材指数为4850元,优质品三级螺纹钢16-25mm报在4800-4850元/吨。今日市场主流报价平稳为主,实际成交价格部分回调。

  期货冲高回落,现货低位回涨;需求循序渐进,成交尚未放量——昨天,在资本市场的作用下,沪上建筑钢市先稳后涨,出货量环比略有提升。昨日夜间,外盘股市普跌,原油期货续涨,内盘黑色系涨跌互现;今天早盘,主导经销商报价平稳为主,中小公司不再冲动那个,现货市场主流报价平稳,厂提资源高位回落。具体来看,库提资源中,黄海、镔鑫、兴鑫、新三洲、北台、九江、新抚钢等报价变化不大,螺纹钢主流价格挂在4500-4600元,盘螺售价4580-4680元/吨;厂提资源基价回落,申特、中天、沙钢和永钢产螺纹基价挂4600-4630元/吨,盘螺价差100-150元/吨。大户停止拉涨,散户关注成交,从早盘报价看,上海建筑钢市未能延续昨天的普涨势头:期货易变,现货忙乱;雨水降临,担忧出货。

  优质品报价波动,合格品售价平稳:螺纹钢基价4460-4480元,盘螺售价4580元左右。现货稍软,期货拉升;现货一跟,期货回调——资本市场的晴雨影响着现货市场的情绪。如果说昨天期货市场是“白天不懂夜的黑”,那么今天现货市场就是“雨一直下啊,气氛不算融洽”:一大早,期货低开,雨水降临,贸易商拉涨的热情消散,多数贸易商保持昨天的报价,而期现公司的售价则主动回调。上涨无节制,下调有顾虑,在厂家看涨预期“一边倒”的当下,市场涨价都很及时,商家调整都很迟疑,而用户就在涨价和调整之间采购和观望,今天也不例外。据现货经营点反馈,早盘现货市场交易极其清淡:一方面,降雨影响施工,终端要货计划不多,且客户昨天已有提前备货的现象,所以刚性需求疲弱;另一方面,期货变幻无常,很难把握其“脉搏”,中间操作比较谨慎。刚性需求受到限制,中间需求受到抑制,整体出货没有起色,十点以后,在期螺翻红的带动下,有零星客户进场采购。

  期货跌后回涨,现货自我疗伤;价格局部调整,成交整体偏淡——这是上午的市场特色,截至午盘,库存大户销量数百吨,中小公司开单稀少。需求犹抱琵琶半遮面,价格上下波动频繁,从上午的交易情况看,主导资源售价多数平稳,少数调低,如,库提资源中,优质品螺纹钢基价从4500元到4620元/吨,部分抗震盘螺售价4580元/吨;厂提资源中,申特、中天、沙钢等螺纹基价挂在4600-4620元/吨,盘螺与螺纹钢的级差100-150元/吨。对比昨天下午,部分高价资源回调20元/吨。

  上午期货回涨,现货价格调整;下午期货回头,市场成交疲软。午后,螺纹钢期货一度拉高,但尾盘主力合约涨幅收窄。资本市场兴风作浪,现货市场相对平静:价格方面,大户报价没有涨跌,中小公司跟随主流出货(库提资源价格基本未变,有期现公司厂提螺纹报价波动)。需求方面,也许是因为节日和降雨的缘故,终端要货量偏少,全天下来,库存大户出货量数百吨,中小公司偶尔开单。

  今天,上海市场价格稳中微调,周边市场小幅波动。合肥市场主导钢厂报稳,市场价格横盘;南京主导钢厂小涨,市场价格稳定;南昌主导钢厂报稳,市场价格不变;福建三钢大幅拉涨,福州、厦门市场价格高位观望;杭州市场开盘下跌,盘中跟随期货走稳。另外,今日唐山地区部分普碳方坯出厂价格挂4290元/吨,较前一交易日上涨20元。

  现货盘而不决,期货涨跌随意。今天沪钢期货早盘短暂低开,随后迅速反弹,盘中一度拉红,午后再接再厉,尾盘再次跳水,不同合约收盘结算价格涨跌互现。其中,螺纹钢2105合约开盘4681元,最高4725元,最低4610元, 收盘4677元,较上一交易日结算价收涨4元。上一交易日,普氏铁矿石62%指数报174.30美元,较前一交易日上涨1.80美元。另据西本新干线监测的全国61个主要城市螺纹钢价格,上涨城市38个,占比67%;下跌城市0个,占比0%;持平城市13个,占比38%。从全国范围看,开盘时多数城市惯性上涨,没有市场下跌,其它区域盘整;午后,观望是主基调。

  不怕每天迈出一小步,就怕真的停滞不前。今天的上海建筑钢市,价格小幅调整,成交总体偏淡。总结:期货起落无常,现货迫不及待;正月十五过后,供需真正对弈。[文]西本新干线特邀评论员希玛拉亚峰

      ”行者道:“此言却当。有事来晚了,抱歉!。大生意,黄了。”行者大怒,走进方丈屋里,把那触死鬼尸首抬出,选剥了细看,浑身更无那件宝贝,就把个方丈掘地三尺,也无踪影。”凤姐听着竟是疯话,便出来看着贾母笑。贾母听了, 又是笑,又是疼,便说道:“我早听见了。如今且不用理他,叫袭人好好的安慰他。咱们走罢。变异总模糊的背后是累积凶险。低开高走?。”并不提宝玉的心事,又说:“姨太太,既作了亲,娶过来早早好一天,大家早放一天心。

     看过这篇文章的人还看过:
点赞